<u id="qf5in"><p id="qf5in"><code id="qf5in"></code></p></u>
<source id="qf5in"></source>

  1. 管理機構: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管理委員會 百年服務 分部管理 服務團隊 留言&反饋 網站地圖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繁體版 英文版 日文版

    小時
    中心首頁 | 中心服務 | 交易直通 | 交易快報 | 高級查詢 | 資訊中心 | 名家名作 | 經典欣賞 | 畫廊聯盟 | 拍賣機構 | 金書院藏 | 手掌筆畫
    名仕席位 | 太陽席位 | 金星席位 | 意境席位 | 鉆石席位 | 翡翠席位 | 黃金席位 | 現代藝術 | 軍旅藝術 | 巾幗風采 | 杏壇藝術 | 交易申請
    名家油畫 | 名家書法 | 名家人物 | 名家花鳥 | 名家山水 | 名家水彩 | 名家版畫 | 名家年畫 | 名家剪紙 | 名家工筆 | 名家寫意 | 名家烙畫
    名家國畫 | 名家篆刻 | 名家工藝 | 名家彩墨 | 名家丙烯 | 名家漆畫 | 名家攝影 | 名家鐵書 | 名家金箔 | 名家瓷板 | 名家現代 | 名家雕塑
    名家紫砂 | 名家木刻 | 名家微雕 | 名家水墨 | 名家水粉 | 名家鋼筆 | 名家漫畫 | 名家帛畫 | 古董翠玉 | 藏品專賣 | 書畫視窗 | 玉石銷售
     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葉星生:為西藏而守望 為藏派探創新
    2018-08-12  來源:中國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www.sma96.com 徐風華 采編 中國文化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葉星生:為西藏而守望 為藏派探創新

     

      葉星生《賽牦牛》全國美展二等獎 中國美術館收藏

      人民大會堂西藏廳主體壁畫——《扎西德勒》圖 1800×450厘米

      “丹青難寫是精神。”藝術不是無根之水,藝術家需要熟悉和了解傳統文化和民族遺產,才能創作出有根基的作品,才能從骨子里找到最美好的東西。作為畫家、收藏家、藏學研究家的葉星生常說:“我是以藝術家的眼光來搞收藏,有了藏品便進行研究,研究的成果又來提升、滋養我的繪畫,三者相輔相成、循序漸進。”

      □□ 本報記者 李琤 景曉萌

      葉星生,因多次將珍貴唐卡、西藏民俗物品等數千件個人收藏捐給國家和寺廟而備受關注,是眾所周知的收藏家和藏學研究家。但葉星生始終堅持自己的“第一身份”是畫家,他的“藏派丹青”從未停止過耕耘,其筆下繪出的都是西藏和西藏人民的美好。

      在第二屆中國——中東歐國家藝術合作論壇上,記者有緣走近葉星生,走近這位用盡一生時光、憑一己之力不懈地為藏文化的傳承發展而努力的藝術家。作為畫家,葉星生像一匹野馬,無拘無束,任性地奔馳在國畫、布畫、壁畫、雕塑等各個領域。作為收藏家,葉星生大開大合,收了又捐,捐后又收。

      如今,除了收藏,他還在創新西藏布畫、結合水墨語言和唐卡藝術形式的宗教主題繪畫、融藏品和創作于一身的拓繪系列作品,讓古老的藏文化符號活躍在當代藝術語境中,與不同的藝術語匯碰撞出蓬勃的生命力。

      藏派丹青:為西藏謳歌

      “我原本就是一個畫家。”在收藏家和藏學家的名望日益掩蓋葉星生藝術創作成就的今天,每次見到新朋友,葉星生都會在開篇這樣介紹自己。

      葉星生的身上有四川人的典型特點,個子不高,眼睛大而有神,說話語速快且眉飛色舞。他的話語中既有川調也有藏腔,來北京后也染上了京韻。雖年近古稀卻思維敏捷,談起往事如數家珍。他在創作和收藏上獲得的成就,絕非偶然天賜,而是默默耕耘的結果。

      1979年創作的布畫《賽牦牛》是葉星生的成名作,這個既有傳統藏畫特色又有國畫風韻的作品曾經難倒了美展評委,因為這種在棉布上的繪畫無法歸入已有的畫類,最終只得按畫布材質被命名為“布畫”,并在《人民日報》《中國書畫》等報刊上作了刊登介紹,從此開辟了沿用近40年的“布畫”種類。《賽牦牛》在獲得西藏自治區美展一等獎、全國美展二等獎之后,葉星生被邀請為人民大會堂西藏廳創作壁畫。

      在人民大會堂西藏廳,至今還保留著葉星生1980年作為組長帶隊創作的《扎西德勒》等七幅壁畫,藏語“扎西德勒”是吉祥如意的意思。《扎西德勒》借鑒了藏畫的對稱布局及裝飾技法,全畫采用三個不同的圓形畫幅,中間的圓形畫幅中,以一組藏歷年的供品擺飾“羊頭、青苗、吉祥雙斗”等為圓心,圍繞著13個跳鍋莊的藏族人民形象。整幅畫作背景中有布達拉宮和紅日,展現出藏歷新年的歡慶場面。

      這幅作品高4.5米、長18米,共有71個人物、49種動物,從1980年始至1985年底,反復設計了19稿,用了5年時間完成。只有真正熟悉和了解藏族人節日習俗和思想感情的人,才能準確把握壁畫的內容;只有深入學習過西藏傳統繪畫藝術的人,才能找到最好的表現形式。葉星生憑借20年來對西藏的豐厚積累,成為創作的不二人選。

      出生在四川的葉星生,從小跟外祖父生活。在6歲的時候,幸運地遇到住在同院的四川畫家馮灌父。在馮灌父的鼓勵和幫助下,葉星生開始接觸藝術,并沉迷在畫畫之中。在小學期間,葉星生又受到美術老師陳道尊的偏愛,開始系統地學習水彩畫。之后,更進一步得到畫家周子奇、陳亮清傳授國畫。進藏后,他成為拉薩中學第一位漢族學生,有幸拜入西洛——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的宮廷畫師、后藏地區勉薩(新勉唐)畫派第六代傳人的門下。在人民大會堂創作期間,還與畫家李苦禪有過深交,得到了他的言傳身教,李苦禪為葉星生提筆“藏派丹青”,為其指明創作方向。

      除了名師的指點,葉星生幾十年如一日的臨摹寫生也為他的創作打下了深厚底子。入藏后,葉星生謹記老師周子奇的叮囑,“要好好臨摹藏族傳統壁畫”。于是,他幾乎跑遍了西藏的神山圣地、民舍古廟,速寫、臨摹、拍攝了近千幅畫稿,整理了數十萬字資料。

      《扎西德勒》的創作過程對于葉星生而言是一次極其艱辛的磨練,也是一次繪畫技藝的鍛造。在完成《扎西德勒》后,葉星生的藝術個性日益鮮明,先后以藏式繪畫風格創作了年畫《布達拉宮祥云》《珠峰疊彩》等,在繼續“藏派丹青”歡樂、明快風格的同時,葉星生不拘泥于固有風格,在傳統和現代、借鑒與繼承之中,以真實和自我再現了自己理想中的藝術境界。

      《原野》《藏風》《極地》《雪域之歌》等作品一改明快的畫風,轉變為對內心的探索和思想實踐。有人說《原野》是葉星生對西藏的獨特理解。在《藏風》《高原魂》的創作中,葉星生用自己的藏品形象構成畫面主體,這種獨特造型和實物感也給畫界帶來了一股清流。如此“繪”畫好像是一種寫真,但內涵卻超于物體本身,葉星生是用現代人的感情,表現了自己對藏族文化的崇敬之情。

      這種在當時還不成熟的創作手法,在后來葉星生的創作中得到了鞏固和加強,他越來越堅定這種創作的可行性。他讓這些遠古的作品在畫布上得以“新生”,也使得現代與傳統得以完美結合。在葉星生看來,這是與古人對話、交流,并與之合作的結果。

      藏而予之:大舍大得、初心不悔

      “我的生活、我的事業、我的思想、我的全部均受益于西藏民間藝術和我的收藏;而我的青春、我的熱情、我的錢財、我的全部也拋灑于西藏的一草一木、大山大河,而絕不悔改,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我都愿在這條路上走下去,這條路通向天國、永無盡頭。”

      憑借《扎西德勒》和“藏派丹青”的影響力,葉星生本該順勢將自己的繪畫保持下去,但他卻在藝術創作風生水起之際,一頭扎進了西藏文化的海洋,傾囊收藏并沉醉其中。

      收藏,對于葉星生來說,最初是無意識行為,是出于對美的不舍和保護。在他13歲有了第一件藏品之后,他漸漸關注這些被人忽視的古老的東西。他最初的收藏里便有挽救、保護的動機。

      2003年,“中國民間文化遺產搶救工程”開始啟動。“那些唐卡、印經版都太美了,卻被當成柴火煮飯。我太難過了,只能通過釘門板、背面抄寫語錄等‘伎倆’,將它們保留下來。”葉星生說。

      “紙包不住火”,葉星生因為一幅鉛筆素描的維納斯裸像被扣上了“迷戀封資修”的罪名,所有的收藏品都被抄走。歷經浩劫的悲痛,在后來葉星生創作的《潔白的毀滅》中有所體現(見右上圖)。“無數傳統藝術和古老文明在大火中涅槃,那些碎片、灰燼是降給人間的災難。”葉星生說。

      葉星生真心實意想將藏民族的文化遺產保留下來。于是,仰仗著賣畫的資本,他開始四處尋覓民間寶物。只要見到好東西,他總是傾盡所有將其納入囊中。在拉薩有名的民間藝術聚集地——八廓街上,葉星生獲得了大量收藏。

      有錢人搞收藏,是拿多余錢來調劑生活,葉星生是用生命在收藏,他的工資、稿費、賣畫的錢全部花在了收藏上。為了收藏,他節衣縮食,傾其所有,賣畫、變賣家產,甚至將母親為他準備訂婚的金首飾也換成了錢購買藏品。

      在葉星生的眼中,每一件藏品是一種工藝、一種智慧,數十件展品組合在一起則表現出了一門學科、一種文化,將所有的藏品組合成一片,便是藏民族一段輝煌的文明與歷史。葉星生說:“我每獲得一件藏品,便獲得了一種知識,一份對藏民族的理解和敬重。獲得幾千件藏品之后,我才懂得這個民族的分量有多重,這些可能連藏民自己也不知道。西藏文化和歷史,就是一筆一畫寫出來的,一刀一斧鑿出來的,一腳一步走出來的。”

      1999年,葉星生做出了一個驚人之舉,將30多年收藏價值8000多萬元的2300件藏品捐給西藏自治區政府。2003年,他又一次將自己重金收藏的國家一級文物“馬頭明王堆繡珍珠唐卡”無償捐給西藏色拉寺。

      歷經艱辛積累的“收藏王國”,卻在一念之下重歸于零。“如果從市場經濟的角度看,我確實是別人眼中的瘋子和傻子;但是從人生價值、從收藏的文化意義和對文化的保護作用看,通過收藏、捐贈所獲得的是一筆用金錢無法計算的精神財富。我喜歡這片土地和人民,只是做了想做而且開心做的事情。”葉星生說,“對于我的收藏,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建一座葉星生收藏博物館,讓我的藏品為大家講述西藏的故事,讓更多人愛上西藏和燦爛的西藏文化。”

      拓繪經典:與古對話、與今共賞

      “各種藝術手段屬于人類,我愿全部擁而有之,我愿有三頭六臂、七十二般武藝來表達我的感情,人不應在固定的形式中限制了創造,而應該在創造中找到更多更好的形式。”葉星生說。

      中國收藏家協會原常務副會長杜耀西曾這樣評價葉星生:“如果將葉星生的藏品折算成財富的話,他可以是腰纏萬貫的大富翁。然而,葉星生收藏的藏族藝術精品,不是作為自己的財富,而是作為民族的財富、國家的財富。”

      葉星生的收藏不是為了投資,而是為了藝術的鑒賞與積累。當藏品令他對藏文化和民間藝術的理解達到一定高度時,他又回歸繪畫,用藝術的方式表達其對藏文化的闡釋和對生命的解悟。

      葉星生說:“作為藝術家,不應該總是一種套路、一種模式,而應該用‘三頭六臂’來施展才能。應該在不同時期根據不同的對象畫出不同的風格和特色,別把畫作搞‘油’了、搞‘膩’了。”

      近幾年來,葉星生一直在想:畫家、收藏家、藏學研究家的身份是否可以在藝術創作中結合起來?在思考與實踐中,葉星生找到了方向,創作出了一批結合藏品中的木雕、經版與繪畫的拓繪藝術系列作品,他將其命名為“拓繪經典”系列——這是現代人與古人的對話與合作,延續了葉星生之前創作《藏風》《原野》時探索的創作思路,并在此基礎上又有了創新。

      拓繪經典系列作品畫面的主體部分由文字經版木雕藝術拓印而來,以黑白墨色或是金、銀、朱砂、綠松石等礦物顏料著色,背景部分則用中國傳統繪畫語言加以表現,以國畫的處理方式,結合藏品本身的題材,加上書法題字、藏文鈐印,既融入了漢地國畫和書法的構圖與運筆,又結合了藏區唐卡藝術元素,以及作為拓繪原型的木雕等藏地藝術品風格,自成一派。

      2017年,葉星生開始嘗試將他的藏品資源——近百塊西藏地區的瑪尼石刻與繪畫創作進行更深入的結合。瑪尼石刻起源于西藏遠古的巨石文化和古老的巖畫,通常將佛教經文、六字真言及各種佛教圖像鐫刻于石板、石塊或卵石表面,堆放在神山圣湖及瑪尼堆上。這些石刻隨形賦圖,雖沒有壁畫、唐卡中的宮廷性、貴族氣,但卻質樸敦厚、粗獷博大,與神山圣湖、雪域高原的氣勢連接成一個整體而震撼人心。

      在很多人印象中,藏文化神秘玄妙、高深莫測。實際上,由樸實的藏族人民所創造的民俗、民間文化是藏文化寶庫中的明珠。“要正確認識西藏,就應走進他們平凡的生活,于藝術創作去中體會和感知這個民族的精神。”葉星生說。

      現在,葉星生總是感嘆生命太短、時間不夠用,還有很多事情沒完成。今年,他受十一世班禪的委托,繪制由文成公主在公元七世紀帶入西藏、供奉于拉薩大昭寺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葉星生還有一個計劃,就是創作一幅大型布畫《天路行》,從最早的牛背馬馱,到后來的青藏、川藏二路通車,直至現在的火車、飛機通藏,通過西藏50多年交通方式的發展變化,來反映西藏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葉星生似乎忘了自己的年齡,依舊像以前一樣熬夜到深夜兩點,吃單位食堂和路邊小吃,但活得開心、快樂。他說,做自己喜歡的事,便樂此不疲,他真正感受到奮斗帶來的幸福。



    相關閱讀: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www.sma96.com系信息發布平臺,僅作為提供行業學習交流、信息儲存空間服務。
    打印】 【糾錯】 【評論】 【主編信箱
    (責任編輯: 徐風華 )
     相關資訊
    ? 新書導購——蔡福廣《墨竹作品集》 ? 三個月紐約藝術創作駐留機會等你來
    ? 雷金霆先生應九合龍魂之邀談齊派藝術 ? 視覺收藏盛宴,畫家張景林藝術作品珍藏
    ? 畫家張景林不一樣的藝術視覺黃金收藏盛宴 ? 寶刀不老攀高峰——石家莊市范志禮作品走出…
    ? 2018首屆“米芾杯”國際青少年書法大賽… ? 當代藝術 所謂“當代”從何時開始?
    ? PRADA將在上海Prada榮宅舉辦GO… ? “新藝術史:2000-2018中國當代藝…
    ? 第二屆圓體藝術春季展“海上十里春風” ? 第1期(北京)書法訪學班順利結束 廣受學…
    新聞資訊投搞
    富二代网
    ×關閉 70周年國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