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qf5in"><p id="qf5in"><code id="qf5in"></code></p></u>
<source id="qf5in"></source>

  1. 管理機構: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管理委員會 百年服務 分部管理 服務團隊 留言&反饋 網站地圖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繁體版 英文版 日文版

    小時
    中心首頁 | 中心服務 | 交易直通 | 交易快報 | 高級查詢 | 資訊中心 | 名家名作 | 經典欣賞 | 畫廊聯盟 | 拍賣機構 | 金書院藏 | 手掌筆畫
    名仕席位 | 太陽席位 | 金星席位 | 意境席位 | 鉆石席位 | 翡翠席位 | 黃金席位 | 現代藝術 | 軍旅藝術 | 巾幗風采 | 杏壇藝術 | 交易申請
    名家油畫 | 名家書法 | 名家人物 | 名家花鳥 | 名家山水 | 名家水彩 | 名家版畫 | 名家年畫 | 名家剪紙 | 名家工筆 | 名家寫意 | 名家烙畫
    名家國畫 | 名家篆刻 | 名家工藝 | 名家彩墨 | 名家丙烯 | 名家漆畫 | 名家攝影 | 名家鐵書 | 名家金箔 | 名家瓷板 | 名家現代 | 名家雕塑
    名家紫砂 | 名家木刻 | 名家微雕 | 名家水墨 | 名家水粉 | 名家鋼筆 | 名家漫畫 | 名家帛畫 | 古董翠玉 | 藏品專賣 | 書畫視窗 | 玉石銷售
     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家鑒言
    牟建平:談蘇軾《木石圖》的真偽與天價
    2018-12-04  來源:美術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牟建平:談蘇軾《木石圖》的真偽與天價

     

      作者:牟建平  作者為藝術市場評論人

      11月26日晚,牽動人心長達半年之久的蘇軾《木石圖》在香港佳士得2018年秋季拍賣以4.1億港幣天價落槌。它曾是藝術史教科書上的“經典”,曾是藏家競相爭奪的心頭寶,曾神秘地“消失”,又那么“一石激起千層浪”地出現——伴隨著作品的重新被發現,爭議、討論就一直持續著。

      真或偽,這場討論并不會因為拍賣的“一錘定音”而塵埃落定,天價、聚光燈,或許會激起更大的關注,關于蘇軾、關于文人畫、關于歷史中盤根錯雜的細枝末節,期待更多的證據浮現、更新的技術進步,一點點來揭開謎底。本期《美術報—鑒藏》精選各家觀點,供讀者以多樣的視角賞鑒。

      ——編者按

      (宋)蘇軾 木石圖(又名《枯木怪石圖》) 絹本水墨 畫長26.3×50cm 全卷連裱共長27.2×543cm 佳士得香港2018年秋季拍賣以4.1億港幣落槌

      11月26日,蘇軾《木石圖》在2018香港佳士得秋拍上拍出了4.636億港元的高價。實話說,早就關注《木石圖》拍賣的新聞了,一方面因為《木石圖》秘藏多年比較神秘,更因為蘇軾在中國文化中的名氣實在太大,以綜合才藝論,華夏五千年,一人而已,蘇軾在中國文化中絕對是現象級的人物。我是蘇軾的粉絲,既欽佩他不向權貴低頭的人格,又欣賞他的才氣,更喜歡他的書法、詩詞,他的《寒食帖》《赤壁賦》都臨摹過,他的詩詞全集我都拜讀,鄧拓藏的《瀟湘竹石圖》也都看過。對這件《木石圖》自然感興趣,老實講讓人先喜后憂,看了讓人失望。

      《木石圖》真偽疑點多

      盡管《木石圖》名氣不小,此次也拍出了驚人的高價,但很難確定它就是一件蘇軾存世的繪畫真跡,畢竟它身上的疑點仍然很多,其真偽還有待研究。佳士得宣傳中稱“《木石圖》是已知蘇軾繪畫中最具可靠性的一件”的說法,筆者以為,這個結論有些過于草率武斷了。

      蘇軾身為宋中期的大文豪,不僅是“唐宋八大家”“書法宋四家”,豪放派詩詞的代表人物,在文學、詩詞、書法上都有極大成就,在繪畫上也以擅畫墨竹、枯木、怪石聞名,說蘇軾是中國文人畫的鼻祖一點不為過,他首先提出了“士人畫”的概念。蘇軾與畫竹圣手文同是至親表兄,二人有共同愛好,他們對梅蘭竹石等題材的推崇開創做出了歷史性貢獻。但是,蘇軾流傳后世的繪畫太少了,傳為蘇軾繪畫的只有三件,即《瀟湘竹石圖卷》(中國美術館)、《蘇軾枯木竹石、文同墨竹合卷》(上博)、《木石圖》,遠比流傳下來的30多件書法要少。所以,對流傳下來的所謂蘇軾繪畫,要慎重對待,不可盲目。

      首先,拍賣本《木石圖》的功力太差,筆墨非常浮躁。畫芯的枯樹筆墨軟弱無力,石頭的皴法也少有棱角。想來蘇東坡書法如此高超的功力,在當時也有畫名,不該是這種水平。米芾曾云蘇軾作畫:“作枯木枝干,虬曲無端。石皴硬,亦怪怪奇奇無端,如其胸中盤郁也。”但是,在佳士得拍賣的《木石圖》中,看不到“石皴硬”的影子。據說在宋代,蘇東坡畫的“枯木竹石,萬金爭售出。”《木石圖》傳本有多個本子,并不是一幅,佳士得拍賣的這本《木石圖》,或許很難令人與蘇軾的繪畫劃等號。

      其二,《木石圖》的米芾跋,與米芾真跡有天壤之別。而且,米芾的詩題與《木石圖》的內容也無關。從《木石圖》的四段題跋看,米芾的名氣最大,但線條纖細無力,行筆連貫也非常差,與米芾行書八面出鋒的刷書風格格格不入。元代俞希魯的書法題跋也疑是偽跋,北京故宮藏有一件俞希魯書法《郭天賜文集序》,行楷風格,與《木石圖》上的俞希魯跋書明顯是二人所為。如果米芾和俞希魯兩個人的書跋都是假的,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而且在米芾、劉良佐、俞希魯、郭淐四人題跋中,只有郭淐一人有具體的時間,這不太符合唐宋以來文人雅集作品觀題的規矩與習慣。

      其三,《木石圖》名氣雖大,但同時爭議也大,歷史上缺少著錄。《木石圖》的四家題跋,從宋代米芾,元代俞希魯,明代郭淐,再到明末清初的劉良佐,然后就突然沒有了,整個清代斷片了,湮沒無聞,收藏記錄空白,這很蹊蹺。要知道清代的乾隆皇帝,通過進獻、抄沒和搜刮,舉凡民間的珍品書畫都被他一網打盡,很少有漏網之魚。在民國時期,《木石圖》才冒出來重現人間,北洋政府時期,被古董商方雨樓購藏,后又被吳佩孚的秘書長白堅夫買下,1937年又流到日本,隱身東瀛半個多世紀。期間,吳湖帆臨摹的是印刷品,徐邦達也沒有看到原作,所以這些專家的話不足為憑。

    (宋)蘇軾 瀟湘竹石圖(局部) 絹本水墨 28×105.6cm 現藏于中國美術館(宋)蘇軾 瀟湘竹石圖(局部) 絹本水墨 28×105.6cm 現藏于中國美術館

      其四,拍賣本《木石圖》,與蘇軾的另一件繪畫中國美術館藏《瀟湘竹石圖》水平相差很大。2012年,在中國美術館的《鄧拓捐贈中國古代繪畫珍品特展》中曾看到蘇軾的《瀟湘竹石圖》,絹本,畫不大,縱28厘米,橫106厘米。畫的水平很高,石頭皴法硬,竹葉短粗,特別是竹子的穿插走向,尤見功力,符合歷史上關于蘇軾畫法的描述。更難得的是,畫后有元明兩代26家題跋,僅題跋文字就達3000字,其中年代最早的隸書題跋自元代“元統甲戌”(1334年),距蘇東坡去世200多年,可謂流傳有序,在這一點上,遠不是佳士得拍賣本《木石圖》能比的。

      其五,關于蘇軾《木石圖》,世間不止一本,應該還有其它版本。元代大書法家鮮于樞曾經在一個版本上題記云:“右東坡枯木叢筱怪石圖,世間傳本甚多,此卷前有乾卦印,后有紹興玉印,是曾入紹興內府者,蓋非他本比也。杭州王井西嘗收一本,與此略同,不知今歸何人。”從鮮于樞的題跋中可知,《枯木怪石圖》也即《木石圖》有多個傳本,鮮于樞認為自己跋過的那本是最好的,非其它本所比。筆者最初以為,此次露面上拍的是鮮于樞題跋本,但原來并不是。希望能看到鮮于樞的題跋本,畢竟鮮于樞身為與趙孟頫齊名的元代書法大家,他的題跋一般人也仿造不了,更容易辨別真假。

      其六,此件佳士得拍賣本蘇軾《木石圖》,是從日本阿部房次郎爽賴館征集而來的。應該承認,由于近代中國國運衰敗,內亂外侵,有大量的書畫珍品流失海外,但是同時也夾雜著一些各個時期的仿制品流到海外,有些甚至藏在各大博物館中,這個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對海外回流的書畫,也沒必要盲目崇拜,而是要就事論事,針對書畫作品本身認真研究,萬不可對海外回流的書畫,不加分辨一概看真,特別是對待像蘇軾這樣一位在中國文化史、書畫史中有著重要地位的巨人,對冠名于他的作品,更要認真對待,不可倉促貿然斷定,唯此才是一種負責的態度。

      天價無關真偽

      近些年,一些有爭議的存疑古代書畫在拍場高價成交,這是正常的現象,如王羲之《平安帖》,蘇軾《功甫帖》等。存疑不影響高價,有爭議也未必不能天價拍出,市場的力量是無窮的。一方面,既有古書畫稀缺的因素在其中,另一方面買家也有賭的心理在支撐作怪。如果買對了,那就賺大了。所以,個別有爭議的古代名家書畫拍出驚人高價,也不令人意外。民間中出現大開門的古代名家精品代表作的機會實在鳳毛麟角了,所以市場中一旦出現有爭議的古代名家珍品,仍然是很搶手的。畢竟這樣的機會不是很多,可遇不可求。而且近年國內風靡企業收藏,對財團來說,幾億都不是事。

      此次佳士得《木石圖》能拍出4億元天價,也是此理。因為蘇軾的名頭在那里擺著,能收藏一件宋代大文豪的繪畫,是很多藏家一輩子夢寐以求的夢想啊。所以,真偽已不重要了,爭議也退居其次,先占有拿下才是金主們的想法。“蘇東坡”這三個字,就值幾個億。想當年,鄧拓收藏《瀟湘竹石圖》時,搭上自己的2000元稿費,還賣了24件明清古書畫折價3000元,湊夠5000元才買下《瀟湘竹石圖》,所以那時的蘇東坡畫作價格就很貴啊。民國時《木石圖》賣給日本阿部家族也賣價一萬大洋以上。所以,不管什么時期,蘇東坡的名頭就是招牌,蘇東坡的書畫拍出天價,永遠是順理成章,小菜一碟。

      當然,身為關注藝術和市場的人士,我們還是希望在《木石圖》天價以外,能更多地關注藝術本身,從繪畫角度、真偽角度,去欣賞、鑒別它與蘇東坡究竟有幾分關系?在熱鬧之外,多一份理性。古書畫的水很深,特別是對待一幅宋代繪畫,還是蘇東坡這樣的千古大家,我認為保持一分理性才是真正的學術態度。



    相關閱讀: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www.sma96.com系信息發布平臺,僅作為提供行業學習交流、信息儲存空間服務。
    打印】 【糾錯】 【評論】 【主編信箱
    (責任編輯: 孫聞 )
     相關資訊
    ? 誰影響了傅抱石的藝術創作? ? 消失了大半個世紀的《五馬圖》好在哪里?
    ? 隋代銅鏡上的故事 ? 祭侄文稿是中國表現主義 領先西方表現主義…
    ? 畫家黃公望:《富春山居圖》代表其繪畫最高… ? 揭開李可染與齊白石兩位大師人物畫成就被遮…
    ? 中國畫與古代建筑數千年來如何靈感互鑒 ? 世人皆知趙孟頫 你可知其妻管道升
    ? 一代宗師李苦禪的畫藝 兼談其作品市場價值 ? 牟建平:談蘇軾《木石圖》的真偽與天價
    ? 蘇東坡是如何影響文人畫的 ? 藝術的善與惡
    新聞資訊投搞
    富二代网
    ×關閉 70周年國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