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1g7bb"></strong>
        <source id="1g7bb"><mark id="1g7bb"></mark></source>
          1. 管理機構: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管理委員會 百年服務 分部管理 服務團隊 留言&反饋 網站地圖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繁體版 英文版 日文版

            小時
            中心首頁 | 中心服務 | 交易直通 | 交易快報 | 高級查詢 | 資訊中心 | 名家名作 | 經典欣賞 | 畫廊聯盟 | 拍賣機構 | 金書院藏 | 手掌筆畫
            名仕席位 | 太陽席位 | 金星席位 | 意境席位 | 鉆石席位 | 翡翠席位 | 黃金席位 | 現代藝術 | 軍旅藝術 | 巾幗風采 | 杏壇藝術 | 交易申請
            名家油畫 | 名家書法 | 名家人物 | 名家花鳥 | 名家山水 | 名家水彩 | 名家版畫 | 名家年畫 | 名家剪紙 | 名家工筆 | 名家寫意 | 名家烙畫
            名家國畫 | 名家篆刻 | 名家工藝 | 名家彩墨 | 名家丙烯 | 名家漆畫 | 名家攝影 | 名家鐵書 | 名家金箔 | 名家瓷板 | 名家現代 | 名家雕塑
            名家紫砂 | 名家木刻 | 名家微雕 | 名家水墨 | 名家水粉 | 名家鋼筆 | 名家漫畫 | 名家帛畫 | 古董翠玉 | 藏品專賣 | 書畫視窗 | 玉石銷售
             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文博展覽
            廣安田野雙年展:藝術與鄉村的多種可能
            2019-01-31  來源:新浪收藏
            【字號   打印 關閉 

                廣安田野雙年展:藝術與鄉村的多種可能

             

            廣安田野雙年展2018特輯

              守望原鄉:鄉村文化的新曙光

              /賈方舟

              以“守望原鄉”為主題的“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作為四川廣安的一項重要文化活動,在總策展人一山先生和策展人顧振清、馮博一、聯合策展人Martina Koeppel-Yang(楊天娜)以及參展藝術家的共同努力下,經過近一年的籌備,終于拉開了序幕。此次展覽,邀約國際、國內幾十位藝術家共聚廣安,以公共藝術的方式將作品呈現在田野、古堡和庭院,實是廣安地區的一大文化盛事。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開幕現場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開幕現場
            賈方舟先生作為此次展覽顧問之一在開幕式上致辭賈方舟先生作為此次展覽顧問之一在開幕式上致辭

              展覽主題“守望原鄉”,其文化意涵清晰可辨,“原鄉”本是我們的精神家園,可是,多少年來,這個精神的原鄉早已被人遺忘。今日的鄉村在文化層面所發生的變化,更是與往日的鄉村無法比擬。因為多少年來,我們所經歷的是這樣一個過程:鄉村文化的失落與都市文化的興起。生存現實與文化環境的的轉型,已經極大地改變了我們的時間概念和空間觀念。如福柯所說,生活在現代都市中的人們,所經歷的和感覺的世界,是一個人工建構的網絡空間,而不是傳統農業社會中那種經過長期演化而自然形成的農耕文明形態。在一個非人格化的陌生的都市空間里,人們的交往已經喪失了傳統社會的地緣與血緣紐帶,按照一種新的規則進行。而這種新的規則,不再是尋找共同的歷史根源感,而是在多元復雜的公共空間中尋求生路。

              這就是說,當代藝術家與傳統畫家的不同,首先在于他們所處的生存空間發生了巨大變異。在農業文明時代,中國社會是一個以鄉村文化為標志、以時間為脈絡的的傳統社會。傳統的血緣、地緣關系是在歷史的延續中呈現出來的,因此,個人的自我認同是在尋找歷史的脈絡感中實現的。而在今天這個以都市文化為標志的現代社會,則更多地是一個以空間為核心的社會。人類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的變遷,實際上就是一個都市化的過程。資本、人口和知識迅速從鄉村向都市轉移,高度集中于都市,使之成為社會文化和公共關系的中心。這其中,也包括了從傳統文人向現代知識分子的轉型。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王度作品《龍女的簪子》現場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王度作品《龍女的簪子》現場

              傳統的鄉村社會是一個“熟人社會”,而來自不同地域、不同社會背景和文化背景的人所構成的都市社會,卻是一個“陌生人的社會”。如原先那樣在文化上的自然延續已不存在,只有擺脫自然的血緣、地緣關系,才能進入都市這個陌生的公共空間。因此,都市人特別需要通過公共交往,在這個人造的公共空間中建構新的關系網絡,并在這種空間網絡中實現自我的認同。這種文化環境的巨大落差,必然對藝術家的審美趣味和藝術取向帶來深刻影響。

              在上千年的農業文明中,中國的文化精英大都來自鄉村,最后又回歸到鄉村。那時的鄉村,是有著長期文化積累的鄉村,聚集著大量的文化精英的鄉村。或為官、或為商、或為文,一身的積蓄最后都用于鄉村的建設。那時的鄉村,是一個巨大的文化基盤,它產生文化,也保存文化,它是文化精英的最后歸宿和精神家園。那時的鄉村,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原鄉”,其凝聚力遠遠大于城市。進入城市為官、為商、為文的人,從不打算切斷源于鄉村的根脈,最后都要歸根返本,解甲歸田或告老還鄉。因為鄉村生活是農業文明時代人的一種理想的生存方式

            廣安市武勝縣寶箴塞景區廣安市武勝縣寶箴塞景區

              城市的興起和不斷擴展,特別是大都市的出現,使文化精英大量流入城市,并定居城市。鄉村文化日益貧瘠,鄉村愈來愈變成“文化沙漠”,再難滋生文化精英也留不住文化精英。因此,今天的鄉村,是文化失落的鄉村,今天的鄉村,再也呼喚不回農業文明時代的輝煌。今天的鄉村,已成為都市的犧牲品。今天的文化,已成為以都市文化為主流的文化。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守望原鄉”無疑具有特殊的文化意義,舉辦這樣規模的“藝術返鄉”的文化活動,所表達的正是復興鄉村文化的意愿,從而使失落的鄉村文化重新煥發出新的光輝。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楊千作品《鉆石梯》現場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楊千作品《鉆石梯》現場

              “守望原鄉:廣安田野雙年展”,是以一種“強行置入”的方式搭建從都市通往鄉村的文化橋梁。我們曾經以城市向鄉村看齊的方式消滅城鄉差別,今天我們要做的正好相反,“廣安田野雙年展”不僅具有當代藝術的特質,也同時具有國際化的特質。以這樣一種面貌的展覽進入一個長期處于文化空白狀態的鄉村,無疑會引起強烈反彈,村民們也許不會接受這些看不懂的藝術,但對于打開他們的文化眼界不無好處,使他們對新的都市文化有所了解和適應,從而讓每件作品成為溝通鄉村和都市的文化使者,讓廣大村民從展覽中真切感受到鄉村文化的新曙光。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尹秀珍作品《南極》現場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尹秀珍作品《南極》現場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李波作品《浮土》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李波作品《浮土》

              事實上,“守望原鄉:廣安田野雙年展”正是在展覽現場構成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對話”——當代藝術與傳統的鄉村文化的對話、當代藝術與田野的對話,以及當代藝術與村民的對話。作為展場的寶箴塞和段家大院,是傳統的鄉村文化的杰出代表,建筑本身的完美使每一位當代藝術家不無敬畏之心,當他們的作品置入這樣的場域,就自然形成一次傳統文化與當代藝術的博弈和較量;當作品置入鄉村田野和天然環境之中,藝術家就不得不 尋找他們的作品和田野和大地之間的內在聯系,否則他們的作品就沒有理由置放在這里,這就構成了藝術和它呈現的環境之間的對話;第三,這些闖入田野和公共空間的作品也必然要和當地的村民產生聯系。事實證明,那些村民可以直接參與其中的作品成為最受歡迎的作品。甚至變成了當地村民的一次集體狂歡。從另一角度看,也是當代藝術對村民的一次成功“入侵”。

              因此,振興鄉村文化不是回到過去以農業文明為特征的鄉村文化,而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創造新的、屬于這個時代的、城鄉一體的文化。“守望原鄉:廣安田野雙年展”,正是邁出了振興鄉村文化的第一步。

              無論城市鄉野,藝術如影隨形

              文/ 清水敏男   

            清水敏男在“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現場清水敏男在“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現場

              進入21世紀世界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如果說20世紀是國家時代的話,那么21世紀大概可以說是城市的時代了。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國家的存在會消失。但是隨著AI和互聯網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集中到城市,更多的功能也隨之集中到了城市。如今已演變成這樣一個時代:無論是促進世界發展的金融業也好還是新事物的發明也好都是在城市中進行。

              隨著城市的發展城市間的競爭越發激烈,甚至已經超越了國家級別的競爭,城市已經成為這個區域繁榮的象征。許多城市通過重新開發,原來舊的城市街道上涌現出高層新建筑,當地景觀發生巨大變化。或者是在城市發展規劃的指導下誕生一座全新的都市,街道井然有序,高層建筑鱗次櫛比的景象并不少見。

              位于東京的森紀念財團每年都會發表世界城市的GPCI排名情況,通過[經濟][研究開發][文化交流][居住][環境]以及[交通訪問]等6項指標,對世界各地城市進行排名并發布世界排位。根據2018年的GPCI排位情況,倫敦成為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城市。在這里需要指出的是[文化交流]也是入選指標的其中重要一項。倫敦在文化領域也拿到了最高的排名。

              如果說一個城市僅僅只是人們生活工作的場所的話就會變得枯燥無聊,城市的魅力也會銳減。因為文化是人類活著的證明,對人類來說是不可缺少的東西。

              因急速發展而高樓林立的城市和有歷史底蘊的城市,兩者之間有著很大的不同。那是因為過去的城市是在各個歷史時代背景下積淀的結果,正是因為這樣的城市具有歷史多重性才形成了城市的魅力。與之相對的新城市幾乎都是在同一時代按照近乎相同的建造模式產生的建筑,可以說毫無歷史積淀,因而城市存在感薄弱也沒有魅力。

              城市歷史的沉淀和與之相對等的魅力通過文化特別是藝術的途徑而產生,這一想法是19世紀后半期拿破侖三世在改造巴黎時以及20世紀后半期密特朗總統時代產生的。拿破侖三世認為作為新城市的要素,創造了帶有雕塑的歌劇院,密特朗總統以拉德芳斯(La Defense)新都市為開端在都市配置大量的雕塑藝術品。

              我從1990年開始致力于都市和藝術課題的研究,在擔任水戶藝術總監時,也將美術館的展覽會擴大到城市的街道上去進行展出,比如在美術館舉辦法國藝術家丹尼爾·布罕 (Daniel Buren)的展覽會同時也將其雕塑設置到公園和商業街頭等地方。

              順便說一下,考慮到為更大規模地以城市為背景舉行展覽,我在所擔任藝術總監的立川國際藝術節上將中國、韓國、東南亞、美國等世界現代藝術品選定在市內的商業街,火車站,公園和百貨店等地方進行展示。從2000年左右開始日本城市開發重建逐漸興盛,為高層建筑鱗次櫛比的新城市設置雕塑似乎變成一種依賴。其中最重要的例子就是東京Midtown(位于東京都六本木,2007年竣工)和大手町的再開發建設(東京都千代田區大手町,2016年竣工)。

              在大規模都市重新開發中突然間出現了鐵與玻璃混凝土的城市,藝術為凌駕于人類肉體之上的新城市景觀給予了人類的要素,具有直擊人類靈魂的力量。

              在大規模城市再開發中設置藝術作品的主題是非常重要的。不能沒有計劃地設置藝術作品,設定明確的主題,將“新城市將傳遞給人們什么”這一問題通過藝術藝術作品的形式表現出來。在東京Midtown因為擁有城市擁有稀有罕見的庭園,于是將主題設置為“混合庭園,由國際主義藝術家創作的的新日本庭園”。將整體占地分成陰(月亮)陽(太陽)兩個庭園,在分別為兩個庭園設置與之相適應的雕刻繪畫作品。

              在大手町城市再開發中,因為地下涌出溫泉從而將主題設置為“都市溫泉”。用雕刻來表現這是一個新思想像泉水一樣涌動的城市。并委托丹尼爾·布罕(Daniel Buren),理查德·迪肯(Richard Deacon),Jean-Michel Othonilel,金子潤(Jun Kaneko)等藝術家進行雕塑的創作。

              這樣一來藝術賦予了21世紀都市可以替代歷史多重性的新魅力,藝術的作用還不僅如此,通過近代化進程人們舊有的共同體形式已經瓦解,集中到都市的人們越來越容易將自己囚固在個體的世界中。但是人類是在共同體的合作中生存的動物,必須通過共同體形式才能生存下去。藝術有產生新的精神共同體的可能性,并將其影響到由許多個體集合而成的都市。藝術為在都市中工作的人們創造出精神的紐帶,成為構思的源泉,給予人們精神上的充足感。

              作為現代雕塑的場所,除了城市以外還要在郊外、海岸、野山、農村耕地等地方增加其重要性。歷史上藝術有向城市集中的傾向,特別是在18世紀西歐誕生了美術館以后,美術館變成了藝術最終存在的場所。美術館也因此成為與人類活動相隔絕的場所,所以將藝術重新回歸到人們生活的場所就成為了一個重要的課題。之前我曾經提到過城市已經成為現代藝術展開的場所,不僅如此,在與城市近距離接觸的大自然中展開藝術的形式現在也很興盛。

              通過大自然進行藝術表現最有代表性的是20世紀60年代在北美展開的“大地藝術”。初期最有名的代表是羅伯特史密森(RobertSmithson)和邁克爾。海澤(MichaelHeizere)等藝術家,他們以大地為素材,追求創作不隸屬于畫廊和美術館體系的藝術作品。

            克里斯托作品“峽谷垂簾(Vallery Curtain)1970 - 1971”克里斯托作品“峽谷垂簾(Vallery Curtain)1970 - 1971”

              克里斯托(Christo)也是創作“大地藝術”的一位藝術家,無論是城市還是大自然都是他挑戰的對象,并以此制作大規模的作品。在大自然中創作的作品有“峽谷垂簾(Vallery Curtain) 1970-71”“飛奔的柵籬(Running Fence)1972-76”“包圍的海島(SurroundedIslands)1980-83”。這些作品都是在遠離都市的大自然中以自然為對象嘗試展現人類可能性的作品。在我所支援并最終參與實現完成的的作品“傘(TheUmbrellas)1984-91”中表現的作品意味就大有不同,作品“傘1984-91”在日本和美國都曾經舉行展出,其中在日本會場不再以荒蕪的大自然作為對象,而是在以人類居住的自然或者存在人類文化的自然為背景展開藝術作品的創作。現代美術作品大量出現在農村地區,并開始介入影響農村文化。不僅農村的人們可以欣賞到這些風景,還吸引臨近的地方城市甚至是以東京為代表的大城市為數不少的觀光客。雖說是藝術家克里斯托個人自發創作的作品,因為迎接了大量的觀光客因而從地域行政角度來說對于擴大地方知名度和提升地方經濟活力方面有也有很好的促進效果。

            克里斯托作品“飛奔的柵籬(Running Fence)1972-76”克里斯托作品“飛奔的柵籬(Running Fence)1972-76”

              在克里斯托成功以后,像這樣的嘗試在以后的日本變得非常的興盛。其中最著名的當屬在新潟縣十日町舉行的“越后妻有大地藝術節”,除此以外也有為數不少的現代藝術節在自然景觀豐富的農村、山村、漁村等地舉辦。這些地方經濟活力受困于人口減少,舉辦這些藝術節的目的主要是促進地方經活力。現在因為老齡人口急劇增加和年輕人口急劇減少導致的人口問題已經直接影響了日本的(偏遠)地方。通過在這些地方舉辦藝術節增加年輕人口數量的舉措倍數關注,雖然不是田野雕塑的藝術節,北海道東川町就通過舉行攝影藝術節實現了移居者的增長。

              在地方上舉辦戶外雕塑展的整體構造思路如下:受人口減少困擾的村鎮邀請藝術家制作裝置藝術作品并由當地居民參與。這些村鎮因為人口減少而導致該地域正走向崩潰,通過這些舉措在維持并發展地域共同體的同時,還能通過吸引都市來的觀光客達到提升地方經濟活力的目的。而對于生活在大都市的人們來說,從城市中解脫來到這些自然景色豐富的大自然中欣賞藝術作品也能達到消除日常疲勞、解除心理壓力的目的。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現場“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現場

              通過在大自然中設置雕塑作品,農村山村等地的風景變得富有刺激性,各種思想豐富的文化應運而生,然而也面臨著問題。城市的藝術通過私營企業提供資金就可以成功,然而大自然中的藝術因為無法實現直接的經濟效果所以無法獲得私營企業的投資,不得不依賴于公共資金(稅收、政府的專項撥款)。沒有公共資金持續實施下去非常困難,今后謀求更多樣式的投入渠道的可能性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我也很期待今后該課題的進展。

              附:清水敏男Facebook截圖:

            藝術家王度在作品《龍女的簪子》前合影藝術家王度在作品《龍女的簪子》前合影
            上:楊千在作品《鉆石梯》前合影 下:鄭國谷作品《心似蓮花開,清風自然來(2018)》上:楊千在作品《鉆石梯》前合影 下:鄭國谷作品《心似蓮花開,清風自然來(2018)》

              翻譯大意:上周六我去了四川省廣安市的武勝。廣安是鄧小平的故鄉。在武勝,我的兩位藝術策展領域的老朋友策劃了一個戶外藝術雙年展。我自己也受聘為這個雙年展的顧問。 寶箴塞是一個鄉村。這是一個清貧的鄉村。在這里,藝術家駐留并制作了戶外藝術品,開幕式很轟動,令人興奮。很多農民來了,藝術家與農民進行了交流。由于中國農村仍然貧困,政府已經開始采取措施振興農村地區,戶外藝術展是其中的一部分。開幕式十分擁擠,知名的策展人和藝術家者能夠與農村的鄉民見面。我在美術學院四川美術學院做了講座,并參觀了成都的城市建設,此后,我還參觀了北京的Kuri-ken花園。我這個月去了中國兩次。

              清水敏男

              1953年出生于東京;

              畢業于東京都立大學,并在盧浮宮學院完成研究生課程;

              清水敏男是日本著名的展覽策劃人和美術評論家,藝術評論家,日本學習院女子大學教授,清水敏男藝術辦公室主任,東京中城藝術工作室藝術總監,2000年上海雙年展的主要策劃人之一。在他當過東京都庭園美術館館長和藝術塔水戶當代藝術中心的藝術總監之后,他便一直專注于策劃展覽、藝術活動和創作公共藝術品。近年來,清水敏男參與策劃了許多重要展覽,推出了一批卓有成就的藝術家。他的策劃不以前衛藝術與古典藝術為界限,而以藝術的縱向和橫向交流為目的,具有獨特風格。

              致四川廣安田野藝術雙年展

              文 / 克勞斯·梅維斯(Claus Mewes)

              首屆廣安田野雙年展許將成為特別引人注目的大事件。從2018年12月16日到2019年5月10日,國際藝術家受邀創作新作品使寶箴塞和周邊古文化景觀煥然一新。這個位于四川省省會成都的東部、大城市重慶的西部、被曲折的嘉陵江穿越的丘陵地帶,仍然承載著原始農業的痕跡。那些穿過作物田和荷塘的早期莊園-農場-村落綜合體的建筑結構讓我們懷想起當地以往致力于水稻種植、養蠶、畜牧業和漁業的生活風尚。

            克勞斯·梅維斯在展覽開幕現場克勞斯·梅維斯在展覽開幕現場

              廣安田野雙年展的一個重要方向是既有的歷史景觀、當前藝術生產和人們今天對自然的理解之間的聯系,其中,人們將自然理解為一個熱切渴望的空間、一個放松、陶冶的空間以及可待重建的地方,也是工業鏈起始端瀕臨枯竭的資源所在。這開啟了一個歷史——文化的話語篇章,它一方面可以追溯到18世紀工業化演進的時代,和隨后在浪漫主義時期和19世紀發展起來的“風景畫”;另一方面,20世紀60年代,與城市的“冷漠”(亞歷山大·米切爾利希)、社會的僵化和日益增加的自然破壞背道而馳,世界范圍噴涌而出的抗議運動下,全新的公共空間藝術形式產生了。

              在社會——文化重新定位的不同階段,景觀和自然曾經占有批判思想和烏托邦理想之間兩極地帶:自18世紀以來,工業化和城市化引發了對自然的侵犯,加之自然科學的進步,宗教信義教條一度被置于不顧,社會對景觀的接受也發生了變化。1767年,法國的德尼·狄德羅(Denis Diderot),這個百科全書作家、中國文化崇拜者指出,歐洲城市的居民正在用風景畫來裝飾他們的起居室,以彌補自然的缺失。與此同時,在快速發展的城市如巴黎、倫敦、柏林和慕尼黑,具有自然氣息的公園開始投入構思,以回應巴洛克時代人造的、設計幾何化的花園。大約1800年,風景畫在學術行情中排名最后,卻一舉成為卡斯帕·大衛·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這個浪漫主義畫家所喜愛的主題,這不僅是自然異化的反面形象,也是解放封建所有制的隱喻。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克里斯蒂安 · 波爾坦斯基作品《還愿》)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克里斯蒂安 · 波爾坦斯基作品《還愿》)

              一百五十年后,在1960年至1970年間的國際范圍的起義和抗議運動中,藝術家們放棄了體制教育機構、工作單位甚至為權勢所認可的藝術表現形式,發展非正統形式的美學來示威。其中一些是基于“行動”的作品,這些作品在街頭發生,觸及從偶發藝術到表演藝術等范疇,還有的借以涂鴉和紀實媒體的表現形式。此時,業已確立的藝術世界的基本外延形成,統括性的術語“大地藝術”問世,它包括了如極簡主義、觀念藝術、空間裝置和媒體藝術等各種美學中的施行程序。大地藝術運動不再制作被博物館和展覽空間奉為陽春白雪并交由美術館(畫廊)自主出售的藝術品,相反的是,藝術品和觀眾在或城市或鄉村的公共空間特定地點直接相遇。按照這個想法,整整一代不墨守成規的藝術家都關注起了改造和破壞自然的問題。此外,在戶外環境領域和社會領域具有深遠視野的藝術家紛紛將景觀保護和自然保護的原則變得可視。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劉建華作品《火焰》)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劉建華作品《火焰》)

              大地藝術曾擺蕩在逃避與烏托邦理想之間,在所有的大地藝術里程碑中,我們發現了對文明持懷疑態度的那些大型項目,比如羅伯特·史密森(RobertSmithson)的向內盤旋在猶他州(美國)石質景觀泥漿中的《螺旋碼頭》(1970);新墨西哥州沙漠中由沃爾特·德·瑪麗亞(Walter de Maria) 的《靜電場》(1974/77);理查德·朗(Richard Long)的攝影、制圖和文本作品,記錄匯編了散步和石頭采集,將地球歷史記錄在案;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勞德(Christo & Jeanne-Claude)包裝和標記沿海地帶、島嶼、水體,以及公園(《山谷大簾幕》,1971/72;《奔跑籬笆》,1976;《環島》,1983);或約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在1982年文獻8的框架下)設想的卡塞爾《7000橡樹——城市森林而不是城市管理》計劃,以及他為漢堡地區港口開發的項目《漢堡藝術品完全免費和漢堡漢薩城》(“Total Artwork Free and Hanseatic City of Hamburg”,1983/1984),目的是通過種植灌木和樹木作為過濾裝置,對易北河上阿爾滕沃德地區的疏浚場地進行排毒。Beuys參加主題為《城市-自然-雕塑》的比賽,象征性并具體地計劃將受污染的遺址改造成一個“藝術區”。這位1986年去世的藝術家最后的綜合生態和社會的愿景被市政當局禁止,至今未實現。

              今天,藝術家們還在繼續發展大地藝術,使之成為城市范圍內外當代美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城市瀝青沙漠里的顛覆性園藝、用于標注特定景色的制圖策略與那些經由藝術家介入并成功地、全面地改造先前被離棄的工業遺址并駕齊驅。在過去幾十年的眾多例子中,不得不提成果杰出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節,它把日本的瀨戶內海十二個島嶼變成了每三年通過新的藝術集結來吸引藝術鑒賞家和旅游者的國際景點,閑暇時在廣闊的空間中徜徉,大自然和藝術觸手可及。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洪易作品《植物娃娃》)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洪易作品《植物娃娃》)

              廣安田野雙年展是在地理意義的中國中心和古老的文化景觀中舉辦的,它融合了大地藝術的傳統,滿足了全社會對技術與自然、促進與啟迪、教育與審美等諸多體驗相的平衡需求。從這個意義上說,從德語借來的“Heimat”一詞即廣安田野藝術雙年展的標題,可以被理解為一個包羅萬象的題辭,鑒于全球人的無處可歸,它指向一種從早期現代發展起來的深埋在自己的歷史、家園、景觀和自然中文化中的意識。

              廣安田野藝術雙年展得到了武勝縣、四川省各級負責人的積極支持、策展人及其團隊竭力承擔委托、籌備并杰出地予以實現。愿廣安田野藝術雙年展成功開幕,并取得豐碩成果,所到之處觀游如織。

              克勞斯·梅維斯(Claus Mewes)

              1951年出生于德國漢堡;

              1973年起在漢堡大學學習藝術、考古學和教育學;

              積極參與國際性的藝術交流活動,為多個論壇、評審團、委員會會員;

              曾先后擔任德國漢堡大學經濟與政治學院藝術與媒體史講師、北京師范大學珠海分院國際設計講師及多家藝術機構的負責人、經理人、首席策展人;參與策劃并完成多個展示本地及國內外藝術家作品的展覽。出版了各類關于19世紀與20世紀藝術的出版物、畫冊。尤其注重當代藝術領域、中國當代藝術以及1933年至1945年間的德國流亡藝術家。

              對話: 藝術與鄉村的多種可能

              文/費利西蒂 · 艾倫(Felicity Allen)

              前往廣安田野雙年展的旅程有一絲漫長,亦有一些復雜。我從英格蘭東部海岸的城鎮出發,先去往倫敦,然后經由北京飛抵成都,最終來到武勝外的鄉村。一路上歷經汽車、火車、飛機。我不禁自問,我是在前進還是回歸,我是在時間還是空間中旅行?記得某天,天氣晴朗,我在我的家鄉遠眺法國海岸線,幾個月以來在我生活的這片土地上我的祖國正在準備一場至關重要的脫離,即“脫歐”。這意味著大不列顛即將與歐盟分離。無論我們是否樂意,自此英國和歐盟都將各自迎來種種變化。

            費利西蒂 · 艾倫(Felicity Allen)在開幕式現場費利西蒂 · 艾倫(Felicity Allen)在開幕式現場

              英國脫離歐盟好比城市與國家的分離,權力與無權的分割,一切變化與既定的視角和立場發生對抗。一切皆會改變,時間也會改變自身的形式和意義。此時此刻正是接受全球生態要求我們作出改變的時候,也正是摒棄線性時間和單一發展模式的時候,也是自問英國與歐盟雙方如何在時間與空間之中前進和后退的時候。這一問題的提出恰恰增添了廣安田野雙年展的無限潛力。“原鄉”主題意味著它可以隨即引發人們廣泛思考并產生深刻共鳴,這,不失為一種平衡。

              我在2012年所撰寫的文章《全球化對于博物館教育意味著什么?》中曾指出,當策展人們與渴望建立跨國聯系的年輕一代共事時,至關緊要的是不僅讓年輕一代體驗真實場景而非虛擬旅行,而且還需通過本地居民來幫助他們了解特定文化的屬性。我的理由有幾個方面,一是法國社會學家皮埃爾·布爾迪厄(Pierre Bourdieu)所提出的“文化資本(cultural capital)”,這一概念在此時此刻不僅指涉對其他文化的認識和理解而且包含對旅行本身的理解,某種文化中那些被忽視的部分意味著我們對文化資本的丟失。同時,我也深信人們常說的文化交流對理解自身本土文化也至關重要這一觀點。

              維羅妮卡·賽庫萊斯(Veronica Sekules)在其近作《鄉村文化》(Cultures of the Countryside)中對此也有回應。她指出,摒除固有的立足點與優勢位置,采用對話以及相關交流方式,藝術實踐就是一種跨學科調查。她在書中提到:“無論是通過自己還是藉由他人,在鄉村地區開展調查實踐對自己或他人而言都是件令人充實的事。(這)不只是關乎通過事物獲得知識傳播,而是利用對事物的聚焦提出問題、展開對話并由此來更深層次地闡釋文化。”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李槍作品《介子園的鄉愁之一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李槍作品《介子園的鄉愁之一  》)

              人們通常將鄉村誤以為是停滯不前的,就像人們普遍認為城市是不斷發展的一樣。城市居民們在鄉村休閑時所享受的寧靜也可能會被誤以為是一種凝滯。就和城市一樣,歸因于全球化或氣候變化,鄉村的生態機制一方面受社會與全球變化影響,同時另一方面又不斷導致社會與全球變化。由于人們紛紛走向城市謀職,鄉村人口的減少對留守人口、以及他們的文化、情感關系都具有重大影響。當走進城市的移居者們跨越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藝術如何使得那些移居人口和留守人群堅守一種生動、鮮活的文化形態?藝術如何為城市居民和鄉村人口之間的對話給予養分?當全球各經濟體源源不斷地分道揚鑣,這些問題就尤為重要。分享我們多元化的美學語言和實踐有利于互相聆聽、維系共鳴、互相理解、慷慨好施、表達期許。

            費利西蒂 · 艾倫(Felicity Allen)在展覽廣安田野雙年展現場費利西蒂 · 艾倫(Felicity Allen)在展覽廣安田野雙年展現場

              雙年展有必要直接介入并通過交流達到理想效果,適度的介入旨在有意識地借用當地居民的知識、體會當地熱情好客的風俗、發掘當地藝術家和其他文化實踐者、與前來參與的藝術家策展人和訪客們分享交流、并孵化文化之間的對話。來自不同地區、城市、國家的藝術家和策展人們通過與鄉村居民的協作可以與他們一道共同促進知識傳播并增加雙方之間的尊重與理解。20世紀教育和藝術哲學家保羅·弗雷勒(Paulo Freire)和奧古斯都·波瓦(Augusto Boal)提出解放教育(emancipatory education)理念,旨在發掘并聆聽學習者們各自不同的知識和視角。可以預見的是具有原創特點的廣安田野雙年展將會充分體現這一方法,從作品的對話式實踐中受益,并將集體教育作為一種與二十世紀藝術風潮例如大地藝術(land art)與特定場域裝置(site-specific installations)相融合的媒介。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安迪·萊提寧(Antti ?Laitinen)作品《格子花園》)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展覽現場(安迪·萊提寧(Antti  Laitinen)作品《格子花園》)

              盡管各自方式和側重點有所差異,來自各個國家的藝術家和策展人們通過將教育實踐融入作品而使其技藝熠熠生輝。為升華二十一世紀藝術的多種可能性,藝術家和策展人們花費大量時間與個體和社群建立信任。由于藝術創作過程較為緩慢,因此在全球范圍內獲得廣泛認可往往需要時間,但是很多藝術家、策展人、藝術評論家們在與個人和機構合作時總能取長補短。我們既可以創作藝術品、電影、表演、藝術手冊又可以締造上述形式的綜合作品,而創作過程往往涵蓋了自反過程、承認錯誤或失敗等情感因素。廣安田野雙年展在集結藝術多元形式、擴展藝術介入鄉村的種種可能性方面頗具潛能,這也使得我對其長足發展充滿期待。

              藝術品不僅是可以用來創造的作品,而且是展開進一步探索的起點。摸索過程中共存沖突與和諧往往使得彼此加深理解和尊重。無論是邀請前來的頗負盛名的藝術家還是本地工匠或手藝人,還是期冀發現自身潛能的學生們,這一過程給他們帶來了契機去開創更好的發展。同時在此期間,個人、社群樹立了信心,不同文化跨越地域互通有無,藝術也因共同助力而豐富多彩。

              就像我和同事們在不列顛泰特美術館展開的工作一樣,維羅妮卡·賽庫萊斯(Veronica Sekules)作為塞恩斯伯里視覺藝術中心(SCVA)副館長所創作的美育作品使其開拓了各種國際藝術創作項目,例如吸引來自全球各地包括巴布亞新幾內亞的藝術家們的駐留項目,藝術家們以其傳統文化為根基進行創作。同時,與藝術教育策展人以及塞恩斯伯里視覺藝術中心(SCVA)周邊的鄉村居民們共同協作,如此一來,所有參與人員不僅藉此了解各自的藝術作品、儀式、習俗,而且還可培養對自有文化和他者文化的反思能力。由此,我們難免發問:我們該如何在時間與空間中既向前邁進又逐步回歸?如何啟迪思想、兼收并蓄也同樣至關重要。

              我為廣安田野雙年展的雄心抱負鼓掌,期望此舉可以深化跨文化藝術與教育項目,豐富本地居民與參與文化交流的藝術家和策展人、主辦方以及到訪者們對彼此的認知。

              費利西蒂·艾倫(Felicity Allen )

              生于英國,藝術家、教育家和作家 

              她是女性藝術圖書館的創始人之一,曾在金匠學院和其他頂尖藝術學校擔任講師,并在泰特英國美術館(Tate Britain, 2003-10)擔任學習主管。她是蓋蒂研究所2011-2012客座學者。

              費利西蒂的擴展實踐位于工作室,社會和制度,通過藝術,策展,教育和批評的工作。她使用文本、討論、視覺和表演媒體,有時是合作的,有時是獨立的。

              “守望原鄉”2018廣安田野雙年展

              總策展人:一山

              策展人:顧振清   馮博一 

              聯合策展人:Martina K?ppel-Yang(德國)

              執行策展:  謝蓉   張海濤   米諾

              顧問:賈方舟   清水敏男(日本)  

              Claus Mewes (德國)   Felicity Allen (英國)

              展覽統籌:林怡   游藝

              執行機構:藝瑯國際

              開幕時間:2018年12月16日

              展期:2018年12月16日-2019年5月10日

              地點:中國廣安 ? 武勝 ? 寶箴塞



            相關閱讀: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www.sma96.com系信息發布平臺,僅作為提供行業學習交流、信息儲存空間服務。
            打印】 【糾錯】 【評論】 【主編信箱
            (責任編輯: 孫聞 )
             相關資訊
            ? 2019海峽兩岸書畫名家暨山東張建華院長… ? 尋根問道第七屆國際(上海)非遺保護論壇在…
            ? 中央美術學院“高參小”攜手冬奧創想藝術展… ? abC北京藝術書展在北京時代美術館開幕
            ? 移動的經驗:中韓當代藝術邀請展亮相廣州 ? 建國成立70周年 70余位畫家創作的70…
            ? 上海覺群書畫院首屆學員結業作品展開幕 ? 問道中國:吳為山雕塑藝術展亮相國博
            ? “壽山石韻”藝術大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 ? 西北大學藝術學院2019畢業展在西北大學…
            ? 上海市第八屆篆隸書法展開幕 ? 湖南百年重大歷史題材美術作品巡展在京舉辦
            新聞資訊投搞
            富二代网
            ×關閉 70周年國慶